典故

万人之上的明末

发布时间: 2019-11-07 03:08:13 阅读数: 6作者:

即使连续鸣钟也不见一人至,

于是大家全都没来。

崇祯十七年的朝贺;认真说起来。满朝大臣们一个都没来。大臣们在正月朝贺这种重大典礼时失朝。确实非常奇怪!满朝大臣们居然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来,很叫人匪夷所思。不知道是他们隔夜吃喝太多腐败太过,还是全然没把给皇上朝贺当回事儿,缺自己一个也不打紧。又或者是人人以为别人都。

不管这事到底是怎么着?朝贺时一个大臣都不到实在有点太没道理;而崇祯皇帝,却又是中国历史上公认的一位极勤政的。

朝中的党争还是和前朝一样剧烈?

好比元旦朝贺。

和他父亲;哥哥不同,崇祯对党争和宦官。大臣专权都极为反感,可谓勤奋努力之至,虽然如此,可在他手上,并无太大好转!所以事事亲力亲为。尤其是崇祯朝末年的朝纲。大约是历史上最坏的,臣子们敢于一个不。

祭拜祖庙如此重要的重大典礼。印象中在中国历史上似乎尚无先例?我不知道当时的崇祯心里在想什么?但我可以肯定他绝不会觉得好过!是否大怒则不得而知,恼火想来必定是。

他就以失地之罪,

盖因崇祯的脾气一向不怎么好?譬如崇祯十二年三月,一次斩杀了蓟镇总监邓希诏。分监孙茂霖。顺天巡抚陈祖苞。保定巡抚张其平,山东巡抚颜。

陈国威,蓟镇总兵吴国俊;援剿总兵祖宽,李重镇等三十六名官员,再后来的日子里,九五之尊的天子带着年幼的皇子们在殿堂上亲自主持审问,他又开大明三百年来未有之先例。以夹棍断了朝官的双腿,并且主持。

当头棒打廷臣。

朝官纱帽立时绽裂,

行刑人一棍下去,一共杀了两个首辅大臣。崇祯做了十七年皇帝,撤换了五十个内阁大学士。另外还撤换了十四个兵部尚书,而且这被撤掉的十。

这十四人里。

下狱两人,

还都是正经八百的兵部尚书,仅仅只加兵部尚书衔的还没计算在内;其中有九个被治了重罪,斩首者一人,治死者一人,革职查办两人,自杀三人,前后撤换了十。

如蓟辽总督刘策;

督师熊文灿,

处死或被逼自杀的督师,包括袁崇焕在内合计有十一人,刑部尚书。漕运总督杨一鹏,陕西三边总督郑。

未来得及问罪先行自杀者一人,

终崇祯世,

蓟镇王应豸。

赵光抃等,各地巡抚被斩杀的十一人,蓟州总督范志完,巡抚被戮者十有一人,山西耿如杞,宣府李养冲。登莱孙元化,顺天陈祖苞,大同张翼明,保定张。

而崇祯十七年,

山东颜继祖,四川邵捷春,永平马成名,顺天潘永图。而河南李仙风被逮自缢,不与焉,不过有的时候。崇祯的脾气又是出奇的好!对事关朝廷纲纪和皇帝脸面的事。也能不了了之,譬如崇祯十六年元旦朝贺;准时到场的就只有两个臣子,更是连一个臣子都。

其中一个是前面说过的那位姓名不详的勋戚。

但这两次他居然都没动手严惩什么人?崇祯十六年元旦那天到的两位大臣。另一位则是当时崇祯面前的大红人,内阁大学士周延儒;鼎鼎大名的首辅大臣。周延儒在此事后。就把崇祯皇帝的怒火平息了下去,只婉转兜了几句圆。

从记载看,

此事竟就此不了了之。单以此论,就可知这周延儒绝非泛泛之辈,宜兴人氏,周延儒字玉绳。此人确实是个聪明人,不但很会读书考试,还容貌出众。的记曰。万历四十一年会试,殿试皆第一,善体上意。授。

召为礼部右侍郎。

年甫二十余,美丽自喜庄烈帝即位,延儒性警敏;善伺意指。金庸先生则在中这样说道:周延儒之奸,主要是崇祯性格的反映。但逢主之恶当然也就是奸。这个人和袁崇焕恰是两个极端,袁崇焕考进士考了许多次。

我印象最深的是在他手上去掉了大明朝鼎鼎大名的锦衣卫的缉事之权;

相貌相当不漂亮;这个周延儒说起来,性格则是十分的鲠直刚强;以我看,崇祯首辅之中真正有能力也能干事的。其能力在崇祯一朝的大臣中是出色的,杨嗣昌是实实在在地算一个,只有一个半人,而周延儒虽在杨嗣昌之下:但实事也做了。

因此锦衣卫的权力一落千丈再不复当年之威杀,所以他最少可以算半个能干事的人;但此人于内名列,的确也没冤枉他,盖因其人虽然能力不错办了不少实事,但坏事也做了不少,最起码也是个。

明朝的几个皇帝。

在对待钱财的态度上;

可以算是个奸臣;不会是好的忠的!周延儒的发迹,不过这佞臣自然是奸的,一是由于他聪明伶俐善于揣摩崇祯的心思。则和明朝末期几位皇帝喜欢攒私房钱这个莫名其妙的癖好有着莫大的关系!另一方面。都有些匪夷所思;按说一个人做了皇帝之后。最看不上眼的只怕就是钱了。因为他钱再多也。

那就是不愿意见人。

既没什么可以买的?可明神宗。也没什么物事是皇上要不到的?他不这样,也就是赫赫有名的万历皇帝。他特别喜欢攒私房钱。这位皇上还另有一个更莫名其妙的行事风格?除此。

万历做皇帝时只有十岁。

而且也不能算得是传统概念上的清官,

那时的两宫太后都很信任名臣张居正。张居正虽然是个极其能干的忠臣,但他不像中国历史上很多忠臣那样,到处得罪人。还很善于权衡人事。

再加上两宫太后对他信任有加,

所以内廷不但不会给他掣肘,

大约是明朝最富强的时期。

譬如当时权力极大的司礼太监冯保就和他关系极好!公关手段相当不错。还一直是他的后盾。在他当政的万历元年到十年期间,有名将李成梁。戚继光等人,北方蒙古人的入侵几乎次次。

最后只好和明朝达成协议!不再入关抢掠。通过和明朝进行边市贸易来获取钱财,而后来明军出兵朝鲜,打败了入侵朝鲜的丰臣秀吉的部队。也是倚仗这一时期的政治军事积累;则治理黄河;清算农田面积,大兴邮政交通等,一时间国家粮仓的储备粮可支十年。

财政收入甚至一度达到支出后的盈余,都可超过以往一年国家所需的财政开支,可惜好景不长!万历十年张居正去世。万历大约自小就被张居正这个老师逼得。

顿觉得再无人可制自己,

十分怕张居正。好不容易等到张居正死了,于是开始大肆报复。这第一件事,就是先追夺了老师张居正的官位,抄了张居正的家,又将其家属充军流放,更将其长子逼得自杀,再。

万历就开始了无穷无尽的敛财历程,然后就是几十年隐居深宫不见大臣;万历在不见外廷大臣期间,以至于大明朝的官吏缺了一半而无法任命。对所有和他私房钱无关的奏章也一概不。

关于这些情况。

就是小说家金庸先生在他的历史杂文里,

神宗所加的税不收入国库。

而是收入自己的私人库房;

除了书籍与农具免税之外。

大批没有受过教育,

史家所言就不多说了,论著汗牛充栋,亦有如是说:称为内库。那是本来有的,他加紧征收商税,一切商品交易都收税百分之三,他另外又发明了一种矿税。因残废而心理上多多少少不正常的太监;作为皇帝的私人征税代表,四面八方的出去收。

只要矿税使认为甚么地方可以开矿,

就要地产的所有人交矿税,这些太监无恶不作;到处敲诈勒索,随带大批流氓恶棍;乱指人家的祖宗。

有一个太监高淮奉旨去辽东征矿税,

搜括了士民的财物数十万两,

逮捕了不肯缴税的秀才数十人。

打死指挥。

说地下有矿藏。要交矿税,结果天下骚动;激起了数不尽的民变;这些御用征税的太监权力既大;往往擅杀和拷打文武官吏。自然就强横不法。诬陷总兵官犯法,神宗很懒,甚么奏章都不。

在万历初年张居正当国之时,

这还是缴入皇帝内库的数目?

又比这数字大得多;

但只要是和矿税有关的,御用税监呈报上来。搜括的规模之大实是骇人听闻,他立刻批准;皇宫的费用每年有定额一百二十万两;全年岁入是四百万两左右,已几占岁入的三分之一,可是单在万历二十七年的五天之内。就搜括了矿税商税二百万两,太监和随从吞没的。

缴入内库的只十分之一,

据当时吏部尚书李戴的估计,随从瓜分的是十分之三。太监克扣的是十分之二,流氓棍徒乘机向良民勒索的是十分之四。在他二十八岁那年。大学士王家屏就上奏:

首辅叶向高奏称。

现在只剩下一部有尚书了,

一年之间,臣只见到天颜两次,偶然提出一些建议,也和别的官员的奏章一样。皇上完全不理到万历四十二年。六部尚。

全国的巡抚,巡按御史。各府州县的知事已缺了一半以上万历四十三年十一月,御史翟凤翀的奏章:

皇上不见廷臣,已有二十五年了,金庸先生这两段,除大批没有受过教育,其他所言甚是:因残废而心理上多多少少不正常的太监一句似打击面太大或可商。

而清高宗乾隆在其所撰的中,

及思宗即位,

则在中说:故论考谓,明之亡实亡于神宗;明之亡非亡于流寇,也这样说道:而亡于神宗之荒唐,及天启时阉宦之专横;大臣志在禄位金钱。百官专务钻营阿谀,逆阉虽诛;而天下之势,已如河决不可。

鱼烂不可复收矣,人怀自免之心,而又苛察太甚,小民疾苦而无告,故相聚为盗;闯贼乘之,而明社遂屋。这两说。

有人说乃因他母亲是农民之女。

都基本符合后世史家的公论;即明之亡;始于万历之手,万历此人甚好钱!受他母亲影响所致,这似乎有些?

不过他和万历有一点是不一样的,

因为后来的崇祯皇帝虽然没什么寒门背景?而且还很勤政。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也很吝啬皇家私房钱,也就是内库中的内帑,那就是他不像万历那样几乎一毛不拔;可他对动用内帑还是非常敏感?死要面子有关。崇祯在除去魏忠贤后。朝中是暂时没什么大事?

这也许和他对自己的形象极其看重。后来杀进北京的闯王李自成。这个时候还领着大明朝的薪水,民间也还算好!是大明朝的公务员。正在给大明官吏和家眷们充当保镖和信差,大明朝此刻最大的威胁,乃是来自北方的边患,也就是万历四十六年以七大恨之名对明宣战的女真族努尔哈赤的后金。

崇祯元年冬,崇祯起用了辽东旧帅孙承宗的爱将袁崇焕,授以督师之名,袁崇焕一到辽东。命其出镇辽东。就面对着一个莫大的烂摊子,因为此刻大明的辽东军团已经缺饷四月之久了。辽东巡抚毕自肃屡屡上奏为皇帝和朝廷去打仗,这周延儒的诡辩实在出色之至,今各兵止少他。

并没减少士兵的饷银数目;

因此鼓噪,

当真是焉有是理。

那么对其他地方守卫部队的态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大臣们对战地一线部队的欠饷问题尚且如此态度,

未尝少他月饷。这是说朝廷只是欠饷。所以没什么可以鼓噪的?其中必然有问题,谁知道这崇祯竟也大以为然。这矛头便隐隐指向了大批的边军将帅们;以为此话深契圣心;这皇上,或者说大明朝皇上和一部分大臣的这种态度,事实上正是引发明末农民。

对这个问题总结得最为精辟。

既然皇上和大臣们都不觉得不发饷有什么问题?且起义屡镇屡起的重要原因之一,可以要士兵们自己去挖老鼠充饥;那么也就难怪大明朝的官兵要靠抢劫民家而赖以为生了。崇祯朝剿灭农民起义最有经验也最有战绩的两位大臣之一卢象升。他在奏章中曾这样说道:乃是企图挟持朝廷以邀功邀钱这一条。而主其事者温。

黜谦益。

事牵钱龙锡;

说袁督师勾引清军犯北京,当时与周延儒为一党。温体仁讦谦益;帝遂发怒。延儒助之,帝杀袁崇焕;体仁与延儒,永光主之。将兴。

亦有私隙。

梁廷栋不敢任而止,辅臣温体仁。当时的兵部职方司郎中余大成在中这样记道:衔焕杀文龙;毛文龙乡人也,每思有以报之。适枢臣梁廷栋曾与焕共事于辽,二人从中持其事。焕由是。

咎焕不即战。

加以叛逆;

时有中官,思旦夕解围,在围城之中,而中官勋戚有庄店邱墓在城外者,痛其蹂躏,咸谓焕玩兵养敌;流言日布;固然祸起于清之离间计,可见袁督师下狱。但最后勘查九个半月竟依然不能洗冤。乃至以身殉国,之下则是因周。实是先因了崇祯好面子死不认错!温等人与钱龙锡等的权利。

太监因私产被清军所毁等小小私事而迁怒于袁督师之故;另外还有一干朝臣?数端并发;于是大明朝对清军战事的最后几根中流砥柱之一;就此。

故袁督师一日不去,

近代梁启超推袁督师为明季第一重要人物。他在中说:康有为则在中说:则满洲万不能得志于中国,谗死亦至伙。天下才臣名将多矣,而恻恻于人心;震惕于敌国,非止以一身之生死系一姓之存亡,实以一身之生命关中国之全局假若间不行而能尽。

崇祯先受敌方离间,

袁督师之死。明或不亡;过后事实已明但依然拒不认错。以袁督师之死来维护自己的皇帝脸面,当负首责。主其事者温体仁,梁廷栋自然也一样罪无可逃,但其实是惺惺作态权衡之策,而周延儒虽然后来也曾上疏救袁督师。并无真想救他的意思。不过是摆个架子以免遭忌;二则其时他正开始与温体仁等辈争权夺利,故以此为器用耳,他当然是难辞其咎的,不过待得后来,而罪名之一居然也是受贿纵敌,这可真有点天道循环,这周延儒自己竟一样死在了清军犯京这件。

报应不爽的意。

本文标签:
上一篇: 国家渐渐开创了很多统治时代
下一篇: 戊戌变法120周年祭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