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解密

蒋介石最倚重的幕僚被

发布时间: 2019-08-12 14:32:05 阅读数: 4作者:

以蒋介石之"文胆"而闻名于世的陈布雷。

文何居东1948年11月13日凌晨。在服用大量安眠药后于南京寓所孤独地弃世。副官曾回忆其嶙峋的右手紧攥着呈给他一生所追随的蒋介石之遗信。屋内则散乱地摊放着多封留给至亲,党内好友的!

多年饱受身心疾病困扰的他,

距离政权败退台湾不到一年时间,

留给世间的最后一句话是:"让我安静些,"陈布雷之死,正值国共内战中军全面作战失败的开始;作为十余年来蒋介石最为倚重的核心幕僚,被誉为"当代完人"的陈布雷,在自己所效忠的政治势力危若累卵之际。以自杀的方式宣告其无可挽回的失败。

而又不失刺激性"。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小女儿陈琏亲近中共甚至遭到逮捕的一系列事件。无疑对以"孤忠"自期。以家国为重的陈布雷造成重大的精神打击,认为此文体现出"共党之辩才无碍,尽管陈也曾私下高度评价毛泽东所著。立语措辞,对内对外均似异常周匝;也曾对周恩来表示衷心。

家庭内部出现直接的"反叛",

除应有的敬意之外再无任何好感!但因彼此互为政治上最大的敌手,当时尚在读书的小女儿陈琏在与其闲谈之时。已出现"父女之间见解终不能一致"的现象,倘若寻常家庭内部出现对立的政治意见。并不会因此影响生活实际,效忠唯一领袖的陈布雷而言,但对长期追随三民主义;终究难以平和地接受,1947年9月陈琏与丈夫在北平。

不久蒋介石亲自邀请陈布雷共进晚餐,

陈布雷因自己的立场地位"无法过问其事,念之殊为闷闷",以陈琏之事相告。至12月陈琏得以获释回家,陈布雷在日记中写下:"与之谈话达三小时以上,乃知彼对于所谓'民青'之性质实际不甚。

念其因远离而受欺。

余三个月来之忧愤悲慨为之稍慰!且亦无背弃家庭教训之意思,则又怪余之太大意耳,"从中不难品察出他对女儿的关爱之情,以及多有自责的愧疚心理,政权已处于风雨飘摇,陈布雷与幼子陈砾在陈布雷生命的最后一年,大厦将倾的。

此时陈布雷的健康状况不断恶化。

头痛等症状有增无减。

所服用的安眠药几近失效,

更令其脆弱的精神状况备受打击的是:

才具短绌,

徒知焦忧,

而陈仍为"行宪国大"的顺利进行而不断奔走接洽,以维护蒋介石的权威,平日习见的失眠;目睹服务数十年的党国逐步走向灭亡道路,而又苦于无力为之再次尽力效劳的现状,日记中随处可见"余身体衰弱至此,且知识暗陋,迄无丝毫之裨助,近来对个人之健康与服务能力;绝对丧失自信,真觉无地可以自容"等言辞激烈。回念二十年来以身许国之初衷,情感抑郁的。

不难想象陈布雷此时身受长期的病痛困扰,心积多年积郁的负面情感。此种不堪之负最终压倒了他;除表达对自己的极度自责之外,回到留给蒋介石的两封遗书,字句之间均呈现出他对蒋忠心无二,在第二封遗书的结尾部分。"我心纯洁。

除忠于我公之外。他将二十余年来披肝沥胆之情予以最后的陈说:今乃以无地自容之悔疾,出于此无恕谅之结局,毫无其他私心,实出于心理狂郁之万不得已,敢再为公。

本文标签:
上一篇: 第三章偷鸡不成结果
下一篇: 朱见深登上皇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