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历史

一件小案难倒了几任知县一师爷新上

发布时间: 2019-10-06 22:52:04 阅读数: 6作者:

清代历史上,

生于雍正八年。

无奈时运不济。

一个是雍正时代那个神秘的邬思道:有三个幕宾最为著名;一个是乾隆年间的汪辉祖,还有一个就是晚清时期的左宗棠,邬思道和左宗棠声名在外;在此不多表;汪辉祖,浙江萧山人;早年时也想通过科举之路。

几次落榜。

直到乾隆四十年才考中进士。当时的他已经45岁了,汪辉祖家境不好!为了生计一直入幕给人当师爷,在他没考中进士之前,清代的师爷有很多类型;最主要的就是刑名,钱粮师爷;汪辉祖当的就是刑名。

他之所以有名就在于他非凡的断案能力。

当出现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的案件时,

在入幕的近二十年中。汪辉祖经历过大小案件无数;大到谋逆,人命案,小到抢劫,偷盗每年最少也有几十起案件需要他处理。在汪辉祖自己看来,他最让人称道的还是一件小小的民事案?众所周知。任何时代都有法律不健全的时候,有的事情并无法可依,这种情况就更明显了?封建时代。就得依靠地方官的智慧了。在古代。律法不能解决的问题;在孔夫子的中都能找到。

他的一个本家便跳了出来,

乾隆三十年。浙江乌程县的冯某无子,本宗兄弟没有子侄可供继嗣,于是便过继了本宗姑妈的孙子为继子。冯某死后。继子继承了冯某可观的家产。这事要是放在一般家庭中到这也就为止了。坏就坏在冯某家产让人垂涎欲滴,一旦牵涉到经济利益问题,便往往不得安宁。冯某尸骨刚寒;指称冯某继子是。

异姓确实不能过继,

无子者应选择同宗晚辈收养。

应由自己的儿子出继才合法,不得为嗣,不过原告冯某与死去的冯某同姓而不同宗。按照规定,清朝法律载有明文,并没有提到同姓不同宗的是否可以承嗣。这起民事案件看似虽小,但因为法律不健全,给知县和师爷出了个不大不小的难题,冯某打官司打了好!

前几任知县都没能拿出合理的审判,让这个小小的伦理案成了悬而不决的疑案,双方你来我往斗了十几个回合,从府里打到省里,从县里打到府里;最终又被打回县里。

判案并不难,

反正也是无法可依的事,

全凭地方官主观断案;

如此耽搁数年。汪辉祖仔细看了卷宗以后,案件落到了汪辉祖的手里。感到十分棘手,要是遇到贪财的知县,谁家给的钱多就判给谁,告到哪里都不怕?可汪辉祖是个正直。

但要让人心服口服却难。

无意中读到了宋代理学家陈淳的儒学名著,

汪辉祖果断将此案给判了,

而已继方虽是异姓;

却为冯氏亲自选择。

他知道判案容易,正当汪辉祖焦头烂额之际,上面有记载,"亲重同宗。同姓不宗,即与异姓无殊,"看到这个记载后,原告冯某虽于死去的冯某同姓。但实际上与已继方都算是"异姓",故可作为继子继承全部。

这案属于典型的人治。

他人不得争继。原告冯某哑口无言,此批一出;多年的疑案终于结案,当事人满意,取得了本人满意,以现代的法律准则来看,领导满意的结果,但仔细。

这案子不是按照法律条文来的,

也称得上判得很准很对,又觉得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可结果却得到社会各方面的认可。而是按照儒家学著来判的。这并不奇怪,维系整个封建社会纲常礼仪的基础就是儒家思想,这么看。制定法律也是根据儒家思想而。

只要是律法中找不到根据的,

其他法律都是"子法",就是"母法";便可在儒家经典中去找寻,这也是一种不错的。

本文标签:
上一篇: 说到了这么少后的事情
下一篇: 在古代时候的一个名字